雅書閣 > 夫人被迫覓王侯 > 第五十七章 翻臉
  趙元讓有些恍惚,祖父和大伯真的將家中銀錢都拿走了?而不是給他們留下了一筆銀錢?

  趙元讓和趙元吉對視一眼,倆人強裝鎮定,他們可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不能給阿姐丟臉。

  “管事,”焦師傅上前道,“人參不足一斤,短了一兩?!?br>
  趙洛泱腦海中時玖淡淡地道:“系統財富區兌換的物品,都是按這里的算法稱重,絕不會少半點,這是藥鋪的人動了手腳?!?br>
  趙洛泱自然相信系統:“我兌換的面粉都沒問題,摻了那么多趟,賣出去的剛好就是三十斤,可見不會有錯?!?br>
  “之前還兌換出一斤白術,賣給韓郎中的時候,韓郎中親自稱了,正好一斤重,到他這里就短了一兩?!?br>
  廣仁堂這些人在打什么主意,在系統面前無所遁形。

  時玖道:“他們藥鋪用這樣的手段不知道騙了多少人?!?br>
  趙洛泱道:“那今日就得看看,到底誰能騙的了誰?!?br>
  焦師傅說完話,管事就看向那趙家姑娘,趙家姑娘一怔,然后整個人慌張起來:“我們出來的時候在城中藥鋪子稱過的,一斤多呢,怎么可能還短一兩?大管事,我真的沒騙你,若是騙你了,這人參我送給你,一文不取?!?br>
  “別急,別急,”管事安撫趙洛泱,“可能走的時候,這藥材沒有晾的太干,一路奔波難免會有損耗?!?br>
  趙洛泱望著那些人參:“那我拿回去問問奶和爹再說?!?br>
  小姑娘眼圈發紅,好像要哭出來了似的。

  管事道:“你這樣一折騰,哪有時間再來賣藥材?”

  說完這話,管事嘆了口氣,臉上露出關切、憐憫的神情,看向趙洛泱的筐簍:“你帶來的白術有多少?”

  趙洛泱道:“十……十斤多?!?br>
  管事嘆口氣:“白術或許也沒那么多了,不過……看在你們也不容易的份兒上,白術短上一兩、二兩我也不扣你的銀錢,不過這人參我不能給你二十二兩,只能給你二十一兩?!?br>
  “大管事,”趙洛泱抬起眼睛,“您不會騙我們吧?”

  管事一笑:“譚某在這里多年,從來不曾騙過任何人,即便你將藥材賣給了我,覺得哪里不對,隨時都能找上門?!?br>
  伙計也跟著道:“廣仁堂可是幾十年的老藥鋪,沖著這牌匾,你就可以安心,我們總不能自砸招牌?!?br>
  趙洛泱垂頭思量了許久道:“那若是你們騙了我,便要給我銀錢補償,至少……”

  趙洛泱伸出手指:“賠我四貫錢?!?br>
  這些都是外地人,一會兒就要離開這里,還能回來與他計較少的一兩人參不成?管事笑著點點頭:“好?!?br>
  等到人參入了庫,跟他要,他也不會拿出來。

  管事吩咐人去取銀錢。

  “我們不要銀子,”趙洛泱道,“我們要銅錢,一會兒家里有人來幫忙背走?!?br>
  管事又點頭??磥磉@小姑娘的家人也來了城中,不知這小姑娘的家人到底如何思量的,小姑娘拿著如此貴重的藥材,他們也能安心?

  管事看向趙洛泱:“現在該稱這些白術了?!?br>
  趙洛泱抱著筐簍不松手,一直等到廣仁堂的伙計們拿來了二十一貫銀錢,這才看向趙元讓和趙元吉。

  趙洛泱道:“你們去數數銀錢夠不夠?!?br>
  趙元讓點頭,他不敢說話,怕一開口就是顫音。

  二十一貫。天吶,他這輩子都沒見過如此多的銅錢,奶知道之后,會不會驚掉了下巴?

  趙元讓趁著別人不注意,伸手捏了一把大腿。

  真疼。

  整個人也精神了許多。

  片刻之后,趙元吉也跟了過來。

  兩個人看著箱子里的銅錢,腦子里一片空白。

  他們在哪里?準備要干啥?

  “讓哥兒?!?br>
  趙洛泱又喊了一聲,趙元讓才恍然驚醒,一把拉住了身邊的趙元吉,然后說了一個字:“數?!?br>
  趙元讓發現跟在阿姐身邊,說的越少越好。

  兩個人來來回回數了兩遍,才能確定這是二十一貫。

  等趙元讓和趙元吉將箱子抬到她身邊,趙洛泱也松開手,讓伙計將白術拿走去稱。

  十斤上好的白術。

  就連來稱藥的焦師傅都看直了眼,管事這是做了一筆大生意,怪不得花那么高的價錢收那些人參。

  趙洛泱在腦海中問時玖:“咱們到這里多久了?”

  時玖道:“快半個時辰了?!?br>
  差不多了!宋太爺那邊應該已經照他們商量的行事了。

  背簍里的白術都稱完了,在焦師傅的掌控下,十斤短了三兩。

  管事嘆了口氣:“雖然不足十斤,但照之前說好的,我給你十斤的銀錢,一共是二十五貫?!?br>
  二十五貫啊,趙洛泱心中感嘆,如果將白術就這么賣了,直接就能買頭驢了,哪里還用跟別家湊錢?

  時玖看不到趙洛泱的表情,卻能猜中她的心思:“后悔了?”

  “嗯,”趙洛泱道,“不過人參也賺了不少?!?br>
  她這種看得見吃不著,心里惦念的感覺,從某種意義上,讓時玖愉快了不少。自從成為她的系統之后,都是被她扣生命值,一切都被她主導。

  如今總算看著她身不由己。

  即便擁有系統,還是不能為所欲為。

  伙計又抬來一箱子銀錢,趙洛泱還是讓兩個弟弟去數。

  “眼不見,心不煩,”趙洛泱向時玖道,“我看不到,反正也不是我的?!边@樣就不會心疼了。

  時玖道:“所以你讓兩個弟弟前去?”趙元讓和趙元吉要眼睜睜地看著那些銀錢沒了,心里該是什么滋味兒?

  “他們是男子,”趙洛泱道,“也該多經歷一些,將來也好擔得起重任?!?br>
  “挺好?!睍r玖不由地稱贊趙洛泱。

  “什么?”

  “你這樣想很好,”時玖道,“有句話說,死道友不死貧道?!?br>
  趙洛泱不禁覺得好笑,難得時玖也會說出這樣的話。

  【生命值+2】

  時玖望著一閃而逝的提示,這樣就加了生命值?

  他做了些什么?

  時玖微微思量,想不出個究竟,卻記得提醒趙洛泱:“先對付那管事?!?br>
  趙洛泱回過神來,趙元讓和趙元吉還沒將銀錢數清楚,趙洛泱突然從懷里拿出紙箋。

  “賣藥之前,大管事需得與我簽好這個,”趙洛泱道,“我還要拿去衙署,交給丁大人?!?br>
  管事沒想過還有這一節,登時有些納悶:“什么?”

  “我請衙門里的大人幫忙寫的,”趙洛泱道,“上面寫了清楚,您買了我這些白術之后,賣出去的時候,一兩不得超過八十文?!?br>
  管事似是沒聽明白,怔愣地望著趙洛泱。這話是從何而來?

  趙洛泱道:“我賣韓郎中就是這樣,您不是說了,照韓郎中的法子買我的白術嗎?”

  兩貫五百文一斤買的白術,賣的時候一兩不得超過八十文,那不是賠錢的買賣嗎?他怎么可能做賠錢的買賣。

  大管事立即板起了臉。
超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忘忧草正在播放_老子午夜精品888无码不卡_一色桃子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