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書閣 >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 第633章 算是插隊成功了嗎?
  “唉,香江功夫片真是可惜了?!卞X宸深表同情。

  你和香江電影人聊天。

  幫他們回憶香江電影的輝煌,就很容易拉近關系。

  很顯然,陳德林也不例外。

  “也不算可惜,興衰更替,本就是常理?!弊焐险f的豁達,但是香江電影人眼睛里的失落,那肯定是不會騙人的。

  “電影大概什么時候拍?”錢宸得問清楚。

  他所謂的軋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或者換個不太要臉的人來說,根本就算不上軋戲。

  因為他不是同時參與兩部戲,并且擔任重要角色。

  這個是“渣男版”軋戲的定義。

  我又沒有同時娶好幾個,憑什么說我渣啊。

  我只打算娶她們中間的一個。

  “明年七月份吧,還沒定,可以略做調整,順溜那邊檔期留的足夠?!标惖铝种厘X宸問這話是什么意思。

  睡半圈一堆項目等著拍,他早有耳聞。

  光是他知道的,就有林晁閑、寧海、楊路、姜大斌、徐恪……

  據說還有個沒確定導演的《張三豐》。

  皇帝翻牌子也不過如此啊。

  據說,鄭大龍執導《嬛嬛》的時候,安排飾演皇上的陳劍彬兩天拍完侍寢戲——影視劇拍攝都是如此,不可能還讓演員去培養感情,單一場景的戲肯定要集中拍攝。

  在那兩天時間中,四郎的工作就是每天穿著各種衣服躺在床上,然后等著一個個嬪妃一個個貴妃的抬進來。

  在拍攝現場,四郎也有跟女演員們聊天說,哎,你叫什么名字?哎,你演的是哪個嬪妃?

  這個妃嬪拍完后又進來一個,結果他一個都沒記住。

  這個畫面想想也挺搞笑。

  演侍寢戲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四郎演的一般,好像內心都毫無波瀾。

  也是沒辦法,這一個個女演員抬上來。實在太枯燥無聊了,能有感覺才怪了呢。

  真難為錢宸,居然能記住他都接了什么戲,都什么時候拍。

  陳德林希望能擠個檔期出來給自己這部《一個人的武林》,皇上,臣妾想……

  “明年七月啊,也差不多,要拍多久呢?”錢宸有點尷尬。

  明年的上半年,姜大斌給包了。

  說是要從二月拍到七月。

  按照原計劃,他是打算七八月份拍《張三豐》的,現在看來得繼續打磨劇本了。

  《張三豐》只是一個想法,都沒有正式立項,所以挪動也比較方便。

  不過,他必須要搞清楚陳德林的這部戲拍多久,不然容易軋到明年十月份開始的《智娶座山雕》。

  徐恪人家超級大導,軋了多不體面。

  “大概兩個月吧……”陳德林還沒定確切時間,但是對于拍攝周期大概有譜。

  “可以,那咱們就定了?!卞X宸挺佩服香江電影工業效率,拍戲一兩個月就能搞定。

  嗯,王佳蔚除外。

  “我挺好奇的,你的檔期排到什么時候了?”陳德林松了口氣。

  “后年下半年了吧,唉~”一想到從現在到后年下半年一直都有工作,錢宸就痛并且快樂著。

  “佩服!”陳德林有點小驕傲。

  他這算是插隊成功了嗎?

  “唉,混口飯吃而已,走吧,咱們找個地方吃飯,邊吃邊聊?!卞X宸暫時答應下來了。

  至于后續能不能出演,在合約沒簽之前,都還有變數。

  錢宸順便喊了一下孫魁健和那幾個武師。

  但是他們都表示要安置這些學員,暫時就不去了,晚上可以一起喝酒。

  晚上?

  晚上我得回去呢,和你們一群大男人喝什么酒啊。

  既然他們都不去,錢宸就帶著幾個人去了不遠處的一家農家菜。

  荒山野嶺,生意慘淡。

  好在小公雞都是現殺現做。

  弄這么半鍋地鍋雞,然后貼上一圈面餅子。

  正是這家菜館的招牌,很正宗的蘇北皖北風味。

  傳統的燒柴火土灶地鍋,香嫩入味的雞塊,搭配上自己喜歡的蔬菜,餅借菜味,菜借餅香,具有軟滑與干香并存的特點,吃起來特別過癮。

  “這大熱的天……”吃什么鍋子啊,陳德林有些困惑,不過,當鍋內的肉香和餅香逐漸散發出來,他頓時就不閉口不言了。

  口水有點忍不住。

  可能是今天太餓了吧。

  “片酬這個事……”

  談項目,片酬是繞不開的一個坎,陳德林必須要去面對。

  如果他不和錢宸談,而是讓制片和錢宸的經紀人談,那就沒機會去靠人情殺價了。

  經紀人肯定公事公辦。

  “來,咱們開吃,邊吃邊說,”錢宸還挺喜歡小公雞。

  至于,為什么喜歡小公雞,而不是老母雞?

  因為老母雞更適合女人和老人進補,特別滋補產婦。

  但是小公雞就不一樣了,它具有壯揚和補氣的作用,非常適合有腰膝酸軟、畏寒肢冷、精神萎靡、等腎揚不足癥狀的青、中年男性食用。

  大公公每次來這邊,都得弄一只。

  人家老板都和他熟識了。

  知道這個明星他喜歡吃小公雞。

  “不錯不錯,這個餅真香啊~”陳德林燙的嘴疼,卻忍不住的吞了下去。

  面餅是死面的,還挺有嚼勁。

  “泡在湯汁里的,和貼在鍋壁上的不一樣,一個酥脆,一個入味,各有千秋,可以都試試,咱們不夠吃的話,等會再來一鍋?!卞X宸在這里吃飯有優惠,因為他的武術班未來就是這里的主要客戶。

  離得近,又都是練武的青壯小伙。

  因為宿舍需要修繕,還租了餐館老板家的民宿。

  以后吃飯肯定也會在他家里。

  為了未來美好的生活,餐館老板專門在果園里又放養了三百只小雞仔。

  大部分都是大公公最愛的小公雞。

  “不錯真不錯!”幾個人都是贊不絕口。

  “陳導這部戲的投資到位了沒有???”錢宸開口問。

  “怎么說呢,如果能請到你,華姨和影皇肯定會第一時間就把錢給打到賬?!标惖铝峙趿隋X宸一下。

  華姨、影皇和錢宸的關系都很不錯。

  陳德林找錢宸出演,也是這兩家的“建議”,他們顯然更傾向于錢宸這個票房靈藥,而不是甄功夫這個票房毒藥。

  哪怕甄功夫真的挺適合這個角色的。

  劇本可以改??!

  “他們投多少錢?”錢宸問這個問題,倒不是說他想投資。

  這種電影,其實很難有多好的票房。

  沒必要冒太大的險,搞一筆片酬就干凈利索了。

  “一點五到兩億吧?!标惖铝譀]有隱瞞。

  拉到錢宸出演,兩億妥妥的啊。

  他拍戲挺耗錢的,對作品要求很高,《九月圍城》準備了很久,當時特意花費巨資,在申城以4300萬完美打造了一個1:1的中環之城。

  現在好的地方就在于,這玩意還沒拆。

  可以繼續用。

  但是花錢的地方依舊挺多。

  “如果是甄功夫出演的話,估計你得給他三千萬片酬……”錢宸吃了三分飽,開始談錢了。

  他這人干什么事都讓人感覺很坦蕩。

  很容易讓人信任。

  “沒那么高,稅前兩千萬,這是他的實價?!标惖铝诌B忙說道。

  明星的片酬,分報價和實價。

  想拍的劇,肯定低于報價,不想拍的戲,會往夸張的價碼上喊,以此來勸退項目方。

  “我的話,一千萬的片酬就行?!卞X宸也不算獅子大開口。

  他現在的片酬已經是準一線水平了,因為比較能扛票房,報價比有些彩筆一線都要高。

  稅前一千萬,到他手里也就五六百萬。

  和姜大斌給他的差不多——姜大斌愿意給高價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周期,他的電影隨隨便便都得拍半年。

  “光片酬嗎?”陳德林不確定。

  “對,武指和配樂另算,武指的話,一百萬,配樂一首一百萬,得是稅后?!卞X宸不太喜歡討價還價。

  他是廠長,又不是銷售。

  不過,他很擅長揣摩人心,在得知陳德林能拿到的投資數目后,就大致的摸清楚了對方的心理價位。

  “一起給你稅后八百,我要兩首!”陳德林對價格果然比較能接受。

  錢宸現在確實值這么多錢。

  而且,目前內娛發展迅猛,演員片酬水漲船高,有些二線都已經開始要價千萬級了。

  當然,那些都是大爛片。

  “成交?!卞X宸和對方碰了一下杯,江湖中人就是如此的干脆。

  錢宸的片酬比王順溜還要高一些。

  王順溜也沒啥不滿意的。

  論商業,錢宸本來就比他強,人家還會武指、配樂,更是涉及到了他的知識盲區。

  “話說,你和安茜比較熟吧?”陳德林斟酌了一下詞句。

  “嗤~”王順溜和吳鋒都不屑狀。

  那是熟不熟的問題嘛,熟的可能都蓋一床被子了。
超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忘忧草正在播放_老子午夜精品888无码不卡_一色桃子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