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書閣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80章 霆霆欲栗
    這場遲遲而來的相親,卻以最快的速度開花結果。

    韓栗沒有問他,為什么會喜歡她?又或者看上她哪一點?因為她覺得不重要。成熟的男女,選擇彼此,必然是各取所需。她自身的條件,在相親市場上,只有帶孩子這一“劣勢”。但瑕不掩瑜,因為她在其他方面,樣貌、工作能力、財富、性格方面,無疑都是非常優秀的,男人只要夠聰明,選她是自然而然的事。

    蔣牧也同樣沒有問過她,為什么選他?大概跟她一樣,同樣自信,他的條件,只要是聰明女人都會選擇他。

    兩人心照不宣,相視一笑,就確定了關系。

    吃完飯,蔣牧問:“下午有什么安排?”

    她如實回答:“約了中介看房子,看完去接孩子放學?!?br />
    “以后打算在京城發展?”他問。

    “嗯,暫時這么計劃,等韓召意適應了,再看情況是否回森洲?!?br />
    蔣牧點頭:“嗯,森洲那邊有我們最大的一家分店,到時看你們,我在哪辦公都行?!?br />
    韓栗心臟一跳,她還沒有適應他女朋友的這層身份,而他已經想著他們的將來了嗎?進入角色是不是快了點?

    面對她掩飾不住的震驚,蔣牧只是笑:“慢慢適應!走吧,我陪你去看房?!?br />
    韓栗后知后覺:“我是不是掉入你的圈套了?”

    這回蔣牧不再是之前含蓄的淺笑,是真的心情很好的樣子:“現在才發現?晚了!”

    說晚了的時候,直接牽住她的手。

    還可以這樣?

    這姿態就是蓄謀已久,是勢在必得。

    韓栗被他牽著手往車庫走,頓覺自己好像一個小女生。他的手有男人特有的力量感,且溫熱潮潤觸感良好,不像趙霆行的手只有粗糲感。

    她從來沒有跟男人牽過手,哪怕以前跟趙霆行也很少,趙霆行是個大男子主義的人,即便年輕感情最好時,他也不屑在外人面前和她牽手走路。

    所以被蔣牧這么自然而然牽著走,說不心動是假的,原來,戀愛可以這樣談?

    中介帶她們去看的房子,離伊家不遠,而且是學區房,位置很好,但是小區和戶型,韓栗都不太滿意,自己做這一行的,所以要求很高。

    韓栗便對中介指定了兩個小區,讓他們從這兩個小區里找房源。實際上,伊家附近最好的小區,是趙霆行給韓召意買房的那個小區,只是她想避開,所以別的小區只能將就,沒有十全十美的。

    傍晚蔣牧又陪她去幼兒園接韓召意,韓召意自來熟,加上狗狗的關系,對他有自然的親近感,一見到他就喊:“招財爸爸,招財怎么沒來?”

    蔣牧摸了一下他的頭:“下次帶它來接你?!?br />
    陪他們母子吃完飯,送回酒店之后才離開。

    晚上,韓栗想起今天飛快的進展,還有一絲不真實感,便問伊雯之前為什么介紹他給自己。

    伊雯:“生米煮成熟飯了才來問我,是不是太晚了一點?”

    這倒是真的,是好是壞,她都已經選擇了。

    “放心吧,我給你介紹的,靠譜?!?br />
    “靠譜?上回那兩男的把聊天記錄截圖發朋友圈呢?!?br />
    “人家掩藏你頭像了的,是你同時發給他們同樣的信息,才暴露好嗎?”

    韓栗自知理虧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但是一想,說道:“蔣牧應該也看到他們的朋友圈,他還接受我,是太大度還是品味獨特?又或者是覺得我是隨便的人,可以隨便玩玩?”

    說不在意他為什么會喜歡她,但跟閨蜜聊天時,又難免好奇。

    “隨便玩玩何必找你這樣的,比你年輕可愛的女孩多的是?!?br />
    “這倒是?!?br />
    “反正你別想太多,愛情來了,放輕松去體驗和享受?!?br />
    “他也讓我放輕松,說我太緊張了?!?br />
    “??這么快就到這一步了嗎?”伊雯想歪了。

    “沒有?!?br />
    “有也沒什么,都是成年人了,正當戀愛?!?br />
    伊雯說別人時,總是一套一套的,輪到自己時,卻又執迷不悟。

    “嗯?!表n栗沒想過這個問題,是因為她沒有這種思想包袱,如果感覺到位,氛圍到位,一切水到渠成,沒有拒絕的理由。

    蔣牧目前對她很尊重,除了牽她的手之外,并沒有任何僭越的行為。她和伊雯聊完,放下手機,剛躺下,旁邊的韓召意忽然迷迷糊糊地問:

    “媽媽,你和招財爸爸在談戀愛嗎?”

    韓栗心里一跳,但如實回答:“嗯?!?br />
    回答時,心里其實很忐忑,她和單身女孩談戀愛畢竟不一樣,會牽扯到將來韓召意的生活,而她沒有問過韓召意的意見。

    正想問他是否喜歡蔣牧時,就聽他又說:“那我以后可以天天看到招財了?”

    韓栗!

    好羨慕他的性格。

    就在韓栗以為他已經睡著之后,他又往她懷里鉆了鉆,嘟囔著說:“我好幾天沒見趙霆行了?!?br />
    韓栗最近幾天也沒關注趙霆行,除了昨晚在車庫遇見之外,還有一次是在酒店大堂,遠遠地看見他了,當時似乎喝醉了,走路步伐不穩,但韓栗沒有上前扶他,以免不必要的接觸。

    她偶爾去工地,也遇不上他,從工人的只言片語里,知道他在忙著應酬,忙著開拓業務。

    他將來能東山再起,韓栗從不懷疑這一點。

    ——

    趙霆行一早就去森洲了,他現在的業務主要集中在京城和森洲。所以常常兩地跑。

    相較于京城,他在森洲的業務更好展開,一是趙氏在森洲本就有分公司,二是,森洲的商業環境比京城寬松一些,沒有那么多錯綜復雜的人脈關系需要應付。

    他來森洲,開拓市場之余,沒事便上顧氏集團給人顧阮東添堵去。忙了一天,臨近下班,大咧咧坐在顧阮東的辦公室里。

    一點沒有手下敗將的感覺,更不因現在的身份懸殊而有一點局促。

    臉皮厚得很:“你把我打那么慘,是不是該請我吃頓飯?”

    顧阮東知道他無事不登三寶殿,但晚上沒空,他要回家陪老婆孩子,所以說:“明天中午請你?!?
超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忘忧草正在播放_老子午夜精品888无码不卡_一色桃子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