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書閣 > 港綜之無間道 > 第七百零七章 臥底被...
  叮鈴鈴,叮鈴鈴。

  “喂?!?br>
  “周sir,有動靜了,今天小姐沒去夜總會!”袁家寶激動而驚喜的聲音傳來。

  “我馬上到?!?br>
  周瑜趕到的時候,監視的指揮車已經從夜總會開到了一處露天貨柜工廠。

  “人呢?”周瑜看著指揮車的監控有點懵,監控上顯示的畫面就是堆疊起來的集裝箱,沒什么人。

  要是做手術,不得去醫療中心之類的地方?

  袁家寶挑了挑眉,呵的一笑:“這就是對方的高明之處,你看這里?!?br>
  袁家寶指了指屏幕上幾十個集裝箱堆疊在一起的畫面,“小姐進去以后就沒出來,我懷疑,這個韓建義把這些貨柜鏤空,就把手術中心設在了貨柜里面!”

  “有想法?!边@簡直腦洞大開,周瑜都感到驚嘆。

  正常人肯定選醫院,就連黑市醫生都至少有個房子,這家伙這么有錢,居然選這種地方,真是貓有貓道,狗有狗道。

  “韓建義來了么?”周瑜問道。

  “不知道?!?br>
  “不知道?”

  袁家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韓建義的反偵察能力很強,幾次換車,我們的人手主要跟著小姐,又得安排人裝嫖客,人手實在不足,于是就跟丟了?!?br>
  “那現在里面是什么情況你們也不知道?”周瑜臉黑了下來。

  “小姐剛進去沒多久,應該還沒開始手術?!?br>
  “你跟我講應該?這么多內地來的女警員要是出了事,你負責我負責?”

  周瑜毫不留情的訓斥,早該匯報的事情不匯報,每次都報喜,有問題就憋著,報喜不報憂也不是這么玩的。

  “剛進去,手術肯定沒那么快,要準備要消毒什么的,如果時間到了,真不行,我肯定會破門而入的,我連爆破組都帶來了?!痹覍毥忉尩?。

  “這還像句話,任何時候人命第一,進去多久了?”

  “10...12分鐘?!?br>
  周瑜背著手,皺著眉看著屏幕沉默不語。

  袁家寶稍微矮著聲:“周sir,我知道分寸,這不是時間得剛剛好么?如果我們進去的早,手術沒開始,韓建義說他也是被綁來的,那就功虧一簣了?!?br>
  話語是有些道理,周瑜知道袁家寶在想什么,這么大個功勞放在眼前,結果臨門一腳失敗了,誰都不甘心。

  這次被韓建義脫身,必定更加警覺,那下次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有時候就是兩難,但是這種不知道里面在發生什么事情的煎熬,每一秒都不好受。

  “不等了,直接破拆!”周瑜冷面道。

  袁家寶抿了抿嘴,不舍得,但沒辦法:“好,周sir,聽你的?!?br>
  他拿起對講機:“攻擊隊準備!破拆組,準備爆破!”

  周瑜拿起旁邊的防彈衣穿上,直接跳下了車。

  貨柜門口,兩隊重案組隊員和周瑜一樣身穿防彈衣,已經集結完畢。

  爆破組三個人員貼近。

  “sir?!?br>
  “嗯,開始吧?!?br>
  周瑜掏出手槍拎在手上,爆破組拿出一個塑膠炸彈,貼在了集裝箱,跑到安全距離后,對著周瑜一豎大拇指。

  周瑜點頭,嘀嘀嘀,bang~

  一聲巨響,集裝箱的門被炸開,攻擊隊和周瑜直接突進。

  進入,就是別有洞天。

  貨柜廠的破舊和里面的干凈完全是兩個樣子,潔白的墻壁,白熾的燈光,真的讓人覺得來到了醫院一樣。

  跑過第一個集裝箱,右拐進入一個大廳,富麗堂皇。???.

  阻擊到來!

  里面站了一溜的保鏢打手,周瑜掃一眼,大概有9個左右,他們許是聽到了門口的爆炸聲,此時手里已經握住了手槍,正緊張的看著門口。

  警察人多勢眾,如同見了獵物一般興奮,保護周sir!

  噠噠噠,一梭子掃過,頃刻間,保鏢暴斃,多少有點死不瞑目。

  周瑜一槍沒開,有點無語,怎么覺得這幫手下有點故意呢?

  清除完成!

  重案組隊員把周瑜圍在中間,兩個大盾牌開道,前往下一個地點。

  這是一間休息病房,病房上有個老頭躺著,驚恐的看著他們,沒醫生沒護士,跳過。

  再次跳過兩間病房,到了一間類似醫生問診室的地方,透過玻璃,終于看見了女警臥底,別無他人。

  先跳過,繼續往前,一間碩大的手術室出現在眼前。

  打開門進入,四張手術病床上都有人躺著,還有兩個女性身上蒙著布。

  病床之間站著的就是主刀醫生韓建義!

  韓建義惱怒的看著他們,旁邊是三個驚慌的護士,另外還有幾個西裝保鏢打扮的人站著。

  “控制起來!”可不能再殺了,周瑜下令。

  “yes,sir!”兩隊重案組隊員兇猛的撲了過去,不一會,全場人都被控制。

  韓建義被拖了出來。

  周瑜用槍飛掉他頭上的白帽,“你這種人也配被稱為醫生?真惡心?!?br>
  “我救的人很多,很多人感謝我,他們獲得了新的生命?!表n建義表現的很硬氣。

  周瑜搖搖頭,和這種瘋子,沒什么好爭論的。

  “帶走!”

  “是?!?br>
  隊員應聲,兩個人一左一右夾著韓建義,下一秒,先是左邊的一個趔趄,然后緊接著是右邊站立不穩。

  隨后,砰,軟倒了下去。

  周瑜眉頭一皺,被這突發狀況搞蒙,看著兩組隊員十來個人都這樣倒了下去,護士倒了下去,保鏢倒了下去,就剩下他和韓建義。

  “你搞了什么鬼?”周瑜沖他怒喝,下一秒,暈眩脫力的感覺襲來,周瑜腳一軟,半跪下去,用槍抵地。

  不應該啊,周瑜晃了晃腦袋,暈眩感愈發加重。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韓建義放浪形骸的笑,低著頭看著暈乎乎的周瑜:“周sir,聽說你很聰明,這里是手術室,什么東西會讓人感覺到暈,你還猜不到么?哈哈哈哈?!?br>
  韓建義大步朝著門口走去。

  麻藥...吸入式...臥..靠!

  周瑜暈的不行,努力想要站起來,腳實在軟。

  算了不掙扎了......

  周瑜抬起槍口,砰,一槍朝著韓建義的大腿打去。

  子彈落點,落在門上,居然打偏了。

  韓建義嚇得魂飛魄散,趕緊拉門想跑。

  周瑜扣動扳機,砰砰砰砰,連開四槍。

  終于,迎來韓建義的慘叫聲,但韓建義也已經溜出了門外。

  周瑜趁著地,艱難的想要站起來。

  滑倒。

  再來一次。

  終于站起!

  抖著腿追向門口,拉住門,腳又一軟...暈眩感加重。

  不對??!

  真是腦子壞了,我追什么追,外面還有人啊...

  周瑜自嘲的笑,打開門透氣,癱坐了下來,看向里面。

  房內有些滑稽,十幾個人都在跟地板較勁,試圖站起,看見周瑜都不努力了,總算找到了借口放棄,一下趴在了地上裝死。

  不遠處,剛才三個保鏢打扮的西裝男,還在努力求生。

  他們不知道外面有人,以為像韓建義一樣,跑出去就能重獲自由。

  他們學著周瑜一樣,用槍抵著地面,扶墻,抓桌子,抓沙發,想盡一切辦法。

  周瑜舉著槍對著他們比劃:“別費勁了,呆著躺會?!?br>
  他們不依??!非得努力!

  周瑜搖搖頭,很快,大批腳步聲進來,看見室內環境目瞪口呆。

  “周sir,你哪里中槍了?!痹覍汅@恐,完了,周瑜中槍,他起碼十年要被打入冷宮。

  “去看看哪里在放麻藥,去關了?!敝荑ふf道。

  “麻藥?”袁家寶腦子有點懵,隨即醒悟般的點頭:“嗷嗷,麻藥麻藥?!?br>
  他邊念叨,邊找到了一個跟空調排氣管一樣的塑料軟管。

  “是不是這個?”他嘀咕,看了一眼,好像有氣出來,然后腳一軟,眼一翻白,滾到了地上,睡了過去。

  周瑜:“......”

  捂臉,這警司,太丟人了。

  “找那個軟管的開關,或者拔電源?!敝荑χT口還站著的3人說道。

  別再輸了,再輸就沒人了,帶來的人除了外圍還有一些,就剩指揮車里的司機了。

  “我能憋氣?!标爢T深吸一口氣,準備進入。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大批的腳步聲。

  周瑜目光銳利,舉槍相對,直到看到他們的服裝,才緩了下來。

  SDU!

  不對啊,沒叫SDU啊。

  周瑜皺眉。

  很快,帶隊的石米高出現在周瑜面前:“周sir!”

  “米高?誰叫你來的?”周瑜好奇道。

  “額...秘密任務,保安局委派?!?br>
  “保安局?”周瑜疑惑,但暫時不管這個,擺擺手道:“把麻藥的機器關了先,那個軟管?!?br>
  “好?!笔赘咿饸?,快步走近,三下五除二搞定。

  接著,一個一個把人運出了集裝箱先,他自己肯定是第一個。

  周瑜盤腿坐在地上,靠在集裝箱上,迎著風,呼吸到新鮮空氣,大腦慢慢轉好,喝了口水,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石米高:“保安局那邊的任務,說是里面有他們的臥底,需要的時候會有人聯系我們,所以我們埋伏在這邊,你們到的時候,我們也是知道的。

  不過我們的任務是等聯系,所以我一直沒動。

  直到剛才,你們爆破完,進去這么久沒出來,又進去了幾個人,我猜想可能出事了,周sir你在這里,我不放心,就想著提前進去看看?!?br>
  石米高微微笑笑,要是周瑜出了事,他又在附近袖手旁觀,那不用管什么保安局不保安局的任務,回去就得脫衣服回家了。

  “謝了?!敝荑は鹊乐x,然后挑眉,倒是沒想到,保安局居然會插手在這次的任務里,也不知道是誰。

  “臥底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br>
  “名字不知道?...長相呢?”

  “不知道?!?br>
  “那他怎么聯系你?”

  “他會打我電話?!?br>
  周瑜點頭,扭頭看向集裝箱口,那里的人一個個的被帶了出來,現在沒人了。

  “都在這里了?”周瑜起身問道。

  “對,都在了?!盨DU隊員回答。

  “來,你來?!敝荑_著石米高一揚頭,站到一旁,打量著前面站著的人臉,現在站著的西裝男還有5人。

  石米高一步上前,正色道:“請問,哪位是?”

  他沒有多說,信息已經足夠,聽得懂自然聽得懂。

  剩下的五個人互相看看,茫然的看著他。

  石米高繼續喊:“請問哪位是保安局人員?”

  剩下五個人神情一肅,瞪大眼看著他。

  “都在這了么?”石米高皺眉看向隊員:“有沒有昏過去的?”

  “報告,昏過去的沒有了吧,要不我再檢查一遍?我再檢查一遍!”兩個隊員又進去。

  過了幾分鐘出來:“報告,沒了,確認過,沒搬出來的都是尸體?!?br>
  不會吧?

  石米高瞪大眼,周瑜擰著眉頭。

  保安局的臥底被打死了?
超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忘忧草正在播放_老子午夜精品888无码不卡_一色桃子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