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書閣 > 一世唐人 >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駐軍瑪柯河
    1408.駐軍瑪柯河

    果不其然,翌日一早,斥候來報,阿依拉山埡口一片狼藉,松贊干布竟是連夜撤離了,李破軍率領眾將來到了這座五彩斑斕的山峰,也是被眼前美景所吸引,山下探馬匆匆來報,松贊干布率軍一路向西,并未駐軍。

    李破軍等人聽了都是一驚。

    “松贊干布這么快就發現我們意圖了?”程名振大驚道,昨日傍晚五千神策軍繞路奇襲邏些城,今天松贊干布便馬不停蹄一路向西了。

    李破軍皺眉看著西方,一時間也是有些不解。

    這時,蘇定方拿著一個碗走過來了,遞給李破軍,李破軍拿過來一看,竟是皮革做成的,縫制得嚴絲合縫。

    蘇定方說道:“末將在這附近發現了許多丟棄的皮碗和石鍋,猜測松贊干布應該不是發覺了我們奇襲邏些城的意圖,可能是因為糧草不多了”。

    蘇定方這么一說,眾將也覺得有道理,“那應該是了,邏些城大倉被毀,雖不至于讓前線吐蕃軍斷糧,但糧草絕對不寬裕,松贊干布是計算著糧草消耗來撤退”。

    既然松贊干布一路向西了,李破軍當即留下兩千士卒,把守阿依拉山要塞,休整一日后,繼續向西追擊,直到第二天,斥候方才來報,松贊干布屯兵瑪柯河畔的任玉山。

    任玉山在瑪柯河西岸,駐兵山上,正好面對著東方來的唐軍,強攻幾乎是不可能的,唐軍要先渡過瑪柯河,過河后就面對著居高臨下的吐蕃軍。

    看到這個地勢,眾將也是覺得牙疼,李破軍一拍桉桌道:“明日拔營,駐兵瑪柯河東岸,就跟他松贊干布隔河相望,昨日運來一批新式軍糧,有青稞粉,有炒米,具都添加了紅景天粉和參片粉,更適合高原作戰,可以完全替代掉那難吃的胡餅了,就跟他耗下去,看誰耗得過誰”。

    聽得李破軍的話,眾將也是苦笑,辛獠兒撓撓頭,“我軍千里而來,總不能就在這看風景吧?”

    “莫非辛將軍想要渡河強攻?”李破軍眼皮子一抬問道。

    辛獠兒聞言忙是閉嘴,渡河強攻,那即便是攻占了任玉山,怕也是死傷慘重的,明顯的吃力不討好。

    “要記得我們最初定下的戰略便是靜待松贊干布主動出擊,畢竟,該急的是他”,李破軍拍了拍地圖說道,眾將聞言也是附和。

    翌日,唐軍便是來到了瑪柯河東岸,看著寬敞的水面,對面高聳的任玉山,叫囂著出戰的辛獠兒也是吸了口冷氣,差點嗆到,這若是渡河強攻,怕不是要折損幾萬人在此,當日,唐軍就在東岸高山之上駐扎了。

    高原深處,邏些城東方,有一處人間仙境,雪山、河流、草原、山林并存在這個地方,生機盎然的植被交相輝映,湛藍天空中流動的浮云就像是神女頭上佩戴的鮮花一樣絢麗多彩。

    從潺潺流水的河谷到白雪皚皚的雪山,從生機勃勃到荒涼壯美,充滿極致的層次感的景觀讓剛到此處的王玄策嘆為觀止,這里就是娘曲河 是娘曲河谷,在吐蕃人心目中,這里是神女的眼淚。

    王玄策帶領百余精銳,攜帶十余箱財寶,一路跋山涉水,沿途小心翼翼避開吐蕃游騎,終于來到了這個風景壯美的娘曲河谷。

    娘曲河谷如今被娘氏部落占領著,也不能說占領著,因為娘氏部落不知道幾千幾百年前就是生活在這處富饒的河谷。

    王玄策之所以來到了娘曲河谷,就是為了找尋娘氏部落。

    在幾十上百年前,高原上紛爭不止,數十個部落間互相征伐,誰也不服誰,經過多年的征戰,在雅魯藏布河谷兩岸,逐漸形成了三個較大的國家,吐蕃國、蘇毗國和森波國,三國鼎立,那個時候的吐蕃贊普名叫達日年賽,也就是松贊干布的爺爺。

    當時的娘氏部落也還是一個小部落,歸屬于森波國,而當時的森波國國王名叫達吾甲,國相名叫念幾松,達吾甲這個人怎么說呢,在中原王朝說來,就是妥妥的昏君,偏聽偏信,寵信奸佞,鬧得民不聊生。

    這時候,國相念幾松看不下去了,學起了中原商朝的比干,忠心勸諫,豈料達吾甲也不輸于紂王,直接將念幾松這個高大上的貴族,堂堂國相貶為奴隸。

    這讓貴族出身的國相念幾公如何能忍,一氣之下,起兵反叛,殺死了國王達吾甲,殺死達吾甲后,念幾松也沒有自立為王,而是帶著森波國舉國投奔蘇毗國,這可把當時的蘇毗女王悉邦孫給樂壞了,賜予念幾松大量土地作為封地,其中就有娘曲河谷。

    從此,娘曲河谷的娘氏部落歸于念幾松的私人所有,按照中原王朝的說法就是,娘曲河谷是念幾松的封地,娘氏部落是念幾松的佃戶。

    到這個地步,局面是很不利于吐蕃的,畢竟好好的三國鼎立,現在森波國被蘇毗國吞并了,松贊干布的爺爺達日年賽可謂是壓力山大,不過蘇毗國好景不長,天助吐蕃,龐大的蘇毗國內部出了問題。

    念幾松是個豪杰,投奔蘇毗國后也是官運亨通,但是架不住他家里有個敗家的娘們,念幾松的妻子名叫巴曹氏,是個母老虎,有一次娘氏部落的酋長娘曾古不小心惹到了巴曹氏,巴曹氏竟然破口大罵,甚至用了涉及女性陰部的骯臟詞匯來咒罵,要知道在高原地區,這種罵人詞匯可謂是極大的侮辱,甚至到了咒語的程度,被稱之為“**辱咒”。

    娘曾古氣壞了,跑去找蘇毗女王悉邦孫告狀,可是念幾松帶著森波國舉國投奔蘇毗國,這是何等大功,女王又豈會因為一個奴隸小部落去責怪念幾松,相反,還對娘曾古大加斥責。

    娘曾古委屈急了,越想越氣,一氣之下,竟是拉著同樣在蘇毗國統領下生活得不開心的另外幾個部落,韋氏部落、農氏部落還有蔡邦氏部落,一起投奔了雅江南岸的吐蕃,這下子吐蕃肥了,達日年賽樂壞了。

    幾個部落當即表示愿意做帶路黨,慫恿達日年賽征伐蘇毗國,達日年賽也是豪氣干云,當即應允,可是正當出征的時候,達日年賽病死了,好在繼承人囊日論贊也不孬,也就是松贊干布父親,在幾個帶路黨部落的支持下,繼承老贊普達日年賽遺志,起兵北伐,最終將蘇毗國滅亡。
超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忘忧草正在播放_老子午夜精品888无码不卡_一色桃子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