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書閣 > 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 > 三百七十一章 魏有容離開
  沈佩佩不正常的反應引起了魏有容的注意,之前魏有容自動代入了沈佩佩嫂子的角色,單純的把沈佩佩當成妹妹,根本沒有想過沈佩佩和周子揚沒有血緣關系這件事,而因為劉興陽的出現讓魏有容意識到了這一點,也敏銳的感覺到了兩人的關系似乎有點不正常。

  但是魏有容不會明面上說出來,也可能是自己的錯覺呢,畢竟佩佩一直是支持自己這一邊的。

  于是三個人正常的吃飯,吃完飯一起去上班,生活似乎又回歸了平淡,公司在這個月依然在忙融資的事情。

  a輪融資百分之二十,金陵商會和魏家各自融資百分之五,支付了七千五百萬。

  剩下百分之十是周子揚給阿里和企鵝準備的,而阿里和企鵝看重的其實主要是周子揚的語音識別技術,所以兩家融資的意義不大,除非周子揚二選其一。

  周子揚猶豫了半天最終選擇的還是阿里,其一就是自己的語音識別技術對企鵝的幫助不是很大,第二個是兩家公司的業務有太多的重合性,企鵝不會花大價錢培養一個敵人出來,而阿里不一樣,盡管阿里現在還沒有插足通訊這一方面,但是幾年以后,兩人在通訊和電商方面必有一戰,周子揚現在要做的就是左右逢源,爭取利益最大化。

  而這樣的唯一不好就是,要一次性出售給阿里百分之十的股權,就是一億五千萬,這不是一筆小數目,即使是阿里一下子拿出一億五千萬也要走程序推遲三個月。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再選一個投資者。

  而眼下剛好有一個投資者在心心念念的等著投資,便是劉興陽。

  最近的這幾天劉興陽基本上每天都等在公司的門口,一個大老板,天天什么事情都不干,就在那邊等著沈佩佩下班。

  然后對沈佩佩說:“佩佩,是我錯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沈佩佩開始對劉興陽愛答不理,但是劉興陽堅持不懈,并且表示沈佩佩不答應自己的話自己就不離開。

  恰逢周子揚和魏有容在那邊商量魏家的股權歸屬問題。

  合同簽約以后,周子揚賬戶里多了七千五百萬的發展資金,而魏有容如今持有三味書屋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和百草園百分之五的股份。

  周子揚笑著說,你現在是名副其實的二股東了,你說哪天你該不會是改旗易幟,直接把我踢出局吧。

  魏有容搖頭:“那倒不會?!?br>
  “百草園和三味書屋的創始人始終是你,我對這些沒興趣?!蔽河腥莺苷\實的說。

  周子揚點頭,笑著說只是開個玩笑,魏有容問:“佩佩那件事你怎么看的?”

  “這是佩佩自己的事情,我能怎么看?!敝茏訐P無所謂的說。

  魏有容道:“你畢竟是佩佩的哥哥?!?br>
  “不是親哥哥?!敝茏訐P直接回答。

  倒是沒有別的意思,而是即使是親哥哥,在認爹這件事上周子揚都沒有什么發言權,甚至周子揚都沒有告訴自己的父母。

  周子揚這樣說,魏有容反倒多想了,她若有所思的說:“佩佩對你,好像有別的感情?!?br>
  “什么感情?”周子揚在看文件,心不在焉的隨口問了一句。

  魏有容看著周子揚低著頭的樣子,踟躕了一下問道:“你說有沒有可能,佩佩喜歡你?”

  “喜歡我?”面對魏有容那一雙如電一般的眼睛,周子揚嗤笑了起來,他說:“怎么可能啊,是你想多了?!?br>
  “如果佩佩喜歡你呢?”

  房間里就兩個人,魏有容也不遮掩,目光如電的問。

  周子揚看著魏有容審視的模樣,突然反應過來,眼前這個女孩,似乎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吧,可是為什么,魏有容還是希望和自己在一起呢。

  周子揚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很認真的看著魏有容說:“如果喜歡我,應該可以在一起吧?”

  “?”魏有容一愣。

  周子揚笑著說:“我們又沒有血緣關系?!?br>
  魏有容的臉色僵在那邊,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周子揚會大大方方的承認,她想氣,但是卻沒有理由,她忍不住問:“你和方晴已經有孩子了?!?br>
  “方晴不會在意的?!敝茏訐P直接說道。

  “所以,”

  周子揚見魏有容已經在生氣的邊緣,忍不住說:“有容,”

  “?”

  “你還不明白嗎?”

  魏有容還是沒聽懂。

  周子揚嘆了一口氣道:“我們已經結束了?!?br>
  這句話宛如一道鋒利的劍,直接刺穿了魏有容的心,恍惚之間她似乎明白了周子揚的意思,周子揚是想說,自己和他已經結束了,不管他和沈佩佩怎么樣,也和自己沒有關系。

  剛才,自己的話,似乎又說重了。

  魏有容低下了頭,周子揚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只是這些事情早晚要說清楚的,這幾個月魏有容一直在公司里忙碌,甚至為周子揚拉來了一筆七千五百萬的投資。

  但是她即使再努力,她和周子揚也不可能。

  就像是剛才魏有容講的,她想管住周子揚,她覺得周子揚和沈佩佩是不對的。

  而周子揚卻說,我和佩佩怎么樣,也和你沒關系。

  魏有容低著頭一言不發。

  周子揚也不說話。

  魏有容道:“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嗎?”

  “方晴已經懷孕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后會和我一樣,沒有父親?!敝茏訐P說。

  “其實我不介意,”魏有容抬起頭,說下了一句對她來說已經算是放下底線的話。

  看著她誠摯的眼神,周子揚笑了,伸手伏在魏有容的肩膀上說:“別委屈了自己?!?br>
  “噠噠!”這個時候響起了敲門聲。

  “進?!?br>
  是沈佩佩過來送財務報表,發現魏有容在房間,想著要不要晚點再來。

  魏有容卻說不用。

  “你們聊吧?!蔽河腥輫@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沈佩佩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雪紡衫,下身黑色窄裙,是一副標準的公司小職員打扮,沈佩佩問:“哥,有容學姐似乎有點不高興?”

  “沒事?!敝茏訐P說。

  沈佩佩把財務報表遞給周子揚,若有所思的問:“是因為我的事情嗎?”

  “和你沒關系,早晚都要說清楚的,我和她不可能,”周子揚笑著說,抬頭看了一眼沈佩佩,問:“怎么,穿衣風格變了?”

  沈佩佩聽了這話小臉有些紅:“新買的衣服?!?br>
  接下來的幾天里,胡淑彤和江悅相繼回來。

  江悅來公司單純的就是喝茶看報紙聊八卦,現在公司什么事情沒有她不知道的,她每天就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穿著一件漂亮的紅色露肩針織衫,一件針織包臀裙,在前臺和夏妍在那邊聊八卦聊化妝品。

  偶爾送個快遞送個文件什么的,倒是很積極,跟花蝴蝶一樣噠噠噠的穿過公司來到周子揚的辦公室,然后乖巧的給周子揚送文件。

  周子揚嗯了一聲,抬頭沒去看江悅。

  江悅就很不開心了,主動的伸手,纖細的手指上是被做的美美的指甲。

  周子揚這才抬頭。

  “老公你都不抬頭看人家一眼?!苯瓙倠傻蔚蔚恼f。

  周子揚道:“我在工作呢?!?br>
  “噯,老公,我聽說坐在一樓那老頭是佩佩的親生父親,是真的假的???”江悅見周子揚搭腔,趕緊開口問道。

  周子揚道:“你天天閑著沒事干就打聽這些?”

  “真的閑著沒事啊,你們公司做的我又做不來,頂多在你沒事的時候給你當當秘書?!苯瓙傕街?,踩著高跟鞋直接蹲了下來,趴在桌子上可憐兮兮的看著周子揚。

  周子揚說:“沒事的時候,我要你干嘛用?!?br>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都說有事秘書干?!?br>
  “誰教你說的這些話?!敝茏訐P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江悅嘻嘻一笑,然后問周子揚關于沈佩佩的事情。

  周子揚不說她就撒嬌,主動的坐到了周子揚的腿上,在那邊扭著自己的屁股。

  周子揚讓她別鬧。

  拿她沒辦法,周子揚把沈佩佩的事情和她說了一下,讓她不要亂傳。

  當從周子揚這邊證實以后,江悅表現的十分吃驚,她沒有想到高中時候那個名不經傳的小透明,竟然有這么厲害的老爹。

  “那佩佩豈不是有十幾億的身價,比我老爸還厲害???”江悅已經開始對沈佩佩刮目相看了,甚至都有些發虛了。

  周子揚說:“你別亂傳,佩佩有自己的選擇,她還不一定要認這個父親呢?!?br>
  “認啊,憑什么不認??!這可是十幾億啊,我爸要有這么多錢,我絕對隨叫隨到,別說叫爹,叫爺爺都可以的!哎喲?!?br>
  江悅還沒說完,就被周子揚毫不客氣的打了一下屁股。

  “瞎說話?!敝茏訐P的手從江悅的袖口鉆了進去,捏了捏。

  江悅可憐兮兮,周子揚說:“佩佩的情況和你不一樣,你最近不要去打擾她?!?br>
  江悅任由周子揚對自己動手動腳,她問:“那老公,你什么態度?”

  “什么態度?”

  “如果佩佩跟了劉興陽,那就不是你妹妹了,十幾億啊,人家都說肥水不流外人田?!苯瓙傕街煺f。

  周子揚說:“這個就不要你操心了?!?br>
  “之前吧,其實莪挺討厭這個佩佩的,但是現在我感覺我要去抱大腿?!苯瓙偟?。

  周子揚實在是無力吐槽了,說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啊,沒辦法啊,誰讓我沒有孩子,也沒有有容姐那么強大的架勢,現在我連沈佩佩都比不過了,怎么辦,好害怕,真怕老公以后不要我?!苯瓙傃b作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周子揚表示你裝的好假。

  “你再這么裝,信不信我在這里就給你就地中法?”

  “哼哼,我不信?!?br>
  江悅坐在周子揚的腿上,兩人一番耳語廝磨,周子揚本來一點感覺都沒有,結果被江悅這么一蹭,怎么可能沒感覺。

  想著要不要真的把江悅就地正法一次。

  這個時候又有敲門聲傳來,正是魏有容。

  公司能進周子揚辦公室的一共就幾個人,魏有容又是女強人把周子揚的事業當做是自己的事業,肯定是經常來。

  老實說,自從魏有容來到了周子揚的公司,周子揚的確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魏有容沒有看到江悅坐在周子揚的腿上,但是魏有容注意到了江悅的臉蛋紅撲撲的。

  江悅看到魏有容也有一種偷吃被發現的感覺,低著頭什么話不說就跑開了。

  魏有容看著離開的江悅,她大概是知道了什么,但是又一想,罷了,自己已經沒有管的必要了。

  周子揚問魏有容是什么事。

  魏有容道:“基金會在涼山有一個活動,打算拿出五百萬做山區兒童的助學,為期兩個月,”

  說著,魏有容把材料拿給周子揚簽字。

  周子揚嗯了一聲,低著頭看材料,魏有容道:“我打算親自帶隊?!?br>
  周子揚楞了一下,看向魏有容:“怎么還要你親自去?隨便找幾個人不可以么?”

  魏有容嘆了一口氣:“留在這里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br>
  周子揚聽了這話頓時無話可說,直接把字簽上。

  他站起來,面向魏有容:“你是個好女孩,對不起?!?br>
  說著,把文件遞給了魏有容。

  魏有容見周子揚連挽留都沒有挽留自己,也是絕望了,她是喜歡周子揚,但是她不是那種沒人要的乞丐。

  周子揚已經說的這么明顯,自己又還有什么資格留在這里。

  在離開的最后一刻,魏有容手放在門把手上,道:“最后一個問題?!?br>
  “你說?!?br>
  “我想知道,你除了方晴,到底有幾個女人?”魏有容轉過身,目光鑿鑿的看向周子揚。

  周子揚想了想:“四個?!?br>
  魏有容面無表情:“包括佩佩?”

  “不包括?!敝茏訐P說。

  聽了這話,魏有容才松了一口氣,看來不算太糟糕,于是魏有容道:“祝你幸福?!?br>
  “你也是?!?br>
  這一次,魏有容是下定決心要離開周子揚了,周子揚也全面的和魏有容攤牌,四個女人,也就是說,無論怎么排都排不到自己了。

  說來也奇怪,此時的魏有容甚至都不想知道周子揚的那四個女孩是誰。

  接下來的兩天魏有容開始收拾東西,全公司都知道魏有容要走,但是不知道這個一直冰山臉的有容學姐為什么要走。

  沈佩佩以為是因為自己的原因魏有容才要走,于是過來和魏有容說自己和哥哥并沒有什么。

  “有容學姐你不能走,我哥哥需要你?!标P于這一點沈佩佩沒有說假話,即使是現在,沈佩佩依然覺得,能配得上周子揚的只有魏有容。

  沈佩佩害怕是因為自己影響力魏有容和周子揚的關系,都有些難受的想哭了。

  在那邊收拾東西的魏有容看著沈佩佩真情流露,也不由嘆了一口氣,她伸手幫沈佩佩擦干了眼淚。

  她說:“劉興陽或許不是一個好父親,但是對于你將來的確是有幫助的,站在我的角度我是希望你有更好的發展,也能更好的幫助到子揚,但是當然,子揚說的也沒錯,這件事情只有你自己能決定,別哭了?!?br>
  “我走了以后你好好照顧子揚?!蔽河腥莸?。

新筆趣閣
超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忘忧草正在播放_老子午夜精品888无码不卡_一色桃子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