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書閣 > 招黑體質開局修行在廢土 > 第201章 熟人
  三人開車到宙六,正是夏末秋初,冬天馬上就要來臨了。

  一路上餐風露宿,他們就算是有修為在身,也疲憊到不得了。

  所以三人一致決定,先進聚居點休息兩天。

  在這四個月里,他們也曾經進過聚居點,修整的同時,售賣些戰利品,通行證挺好用。

  但是想進宙六的時候,居然被城門的守衛攔住了,表示沒見過這種證件。

  對方不但攔住了人,態度還很不好,連肩頭的高斯槍都摘了下來,一副打算動手的樣子。

  開車的是幽幽,她直接拔出激光手槍,指向了對方的腦門。

  “讓路!我數三個數,有膽子你就開槍,我是真的會開槍!”

  上位者一般不會跟小人物計較,因為實在沒必要

  但是這小小的螻蟻,也敢跟她呲牙,她不介意一槍打死對方,甚至連解釋的話都懶得說。

  她這話說得有恃無恐,那種發自骨子里的蠻橫,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學得來的。

  這個守衛愣住了,另一個守衛見狀,抬手就拽出了腰間的激光手槍。

  一道光芒閃過,直接打飛了他的手槍,卻是蕭莫山開槍了。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這名守衛,“你真的想死嗎?”

  守衛捂著骨折的手指,疼得齜牙咧嘴,不住地抽著冷氣,卻是不敢再有什么反應了。

  敢在城門口公然動手的人,絕對不是區區兩名守衛惹得起的。

  幽幽沒有看這一邊,而是開始報數了,“一、二……”

  剛才還很蠻橫的守衛直接捂住了胸口,做了一個“OK”的手勢。

  但是他嘴里還是不卑不亢,“大人,宙六是有規矩的地方!”

  “連證件都不認識,屁的規矩!”幽幽晃一下手中的激光手槍,“滾開,讓路!”

  守衛迅速地跳開,看到對方開始加油門,趕忙用手臺呼叫其他人。

  聚居點的規矩就是這樣,他可以臨時性退讓,但絕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靠著唬人過關!

  進入聚居點之后,幽幽感知了一下,就鎖定了富人區,于是驅車前往。

  去富人區,路上還是有守衛檢查證件,幽幽再次出示證件。

  比較坑的是,這一撥守衛也不認識這證件。

  但是他們知道,對方是強闖城門進來的,倒也沒敢炸刺,“大人,您這證件是……”

  “不認識就滾開,”幽幽沒好氣地發話,“這宙六的守衛,都是特么什么素質?!?br>
  守衛遲疑一下,硬著頭皮回答,“大人,這里住的都是有身份的貴人?!?br>
  幽幽越發地不耐煩了,“連我的證件都不認識,屁的貴人!”

  “你們宙六最有身份的,在我眼里也只是大一點的螻蟻,聽明白沒有?給我滾開!”

  這話說得實在太霸道了,旁邊有路過的居民,聞言不忿地看她一眼,卻也沒說什么。

  然而,幽幽根本就不理會旁人的眼光,而是再次拔出了手槍,“滾不滾?”

  這一次,她連數數的機會都沒有給對方。

  守衛麻利地閃到了一邊,沒敢再阻攔。

  卡車開進富人區,幽幽轉了一圈,找到了一個看起來還尚可的賓館。

  “就這一家吧,感覺不會有更好的了?!?br>
  宙六的賓館,檔次確實非常低,前面是個院子,可以停車,里面是三棟三層的小樓。

  三人下了車,直接向小樓走去,卡車上的貨物就留在車上,一點都不怕人偷。

  事實上這一路走來,想偷貨物的毛賊幾近三位數,只不過,他們都沒有機會后悔了。

  賓館的前臺很簡陋,但是價格卻絕不簡陋。

  不過富人區的賓館也有一點好處,給錢就讓你住宿,絕對不問身份。

  正在辦理入住的時候,有三輛車開進了院子里,車上呼啦啦下來二十幾個城衛軍。

  一個頭目模樣的人高聲發話,“不著急辦住宿,我能先看一看貴人的證件嗎?”

  幽幽也不是故意惹事,聽說來了識貨的,就面無表情地展示了一下證件。

  這位是真的識貨,一看證件就知道,是上面下來的人。

  他趕忙出聲賠罪,然后帶著一群人,灰溜溜地走了。

  三人辦理了入住后,幽幽和蕭莫山看一下房間,都表示這住宿條件……太差了!

  他們給了賓館一個小時的整改時間,加點錢無所謂,但是必須要整理得差不多。

  然后三人站在院子里聊天,那么久都熬過來了,不差多等一會兒。

  正聊著,院門外駛來一輛摩托車,車上有兩人。

  摩托車直接就沖到了三人旁邊,然后一個急剎,又是一個擺尾。

  車后座的男人下巴一揚,淡淡地發話,“是你們三個嗎?證件……拿出來我看看!”

  這話說得很不客氣,語氣和肢體語言,則是更無禮。

  幽幽聞言,頓時就不高興了,“你算個什么……”

  “好了,給他看,”蕭莫山不想多事——對方可也是終極戰士。

  男人接過證件看了一眼,然后將證件遞還,輕聲嘟囔一句,“果然是中心城的……”

  然后他斜睥幽幽一眼,“聽說你比宙六所有的人都高貴?”

  “是我說的,”幽幽下巴一揚,傲然回答,“你有意見?”

  “我不是宙六的,”男人回答道,“我是宙字區守護鄭味方……懂嗎?”

  幽幽還真不懂,因為她就沒出過峽谷,于是看向蕭莫山——簡壘在這方面的見識不如他。

  蕭莫山則是面無表情地回答,“每個聚居區,都有終極戰士在守護,期限可長可短?!?br>
  “原來是個雛兒,”鄭味方不以為意地笑一笑,“以后不管到了哪里,都記得收斂點!”

  “別以為就你厲害,在那些不起眼的地方,你惹不起的人多了!”

  幽幽不高興了,“你這廢話還沒完了?都是B級,你憑什么教育我?”

  “就憑我是宙字區的守護,”男人不以為意地回答,“這是我的地盤,懂了?”

  他接的守護任務,是中心城下發的,別的B級戰士來了宙字區,照樣要聽他的。

  想對他指手畫腳?勞煩先讓中心城取消了任務!

  “你的地盤?”曲澗磊聽得忍不住出聲了,“臉好大啊?!?br>
  “又是一個不知道深淺的,”男人無奈地翻個白眼,一時間也有點頭疼。

  他基本能確定了,對方三人都是終極戰士……起碼也是改造戰士。

  這種組團來宙六的情況,以前他還真沒遇到過,也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處理。

  怕是肯定不怕,但是一味強硬也不合適——真打起來,他沒準要吃虧。

  所以他強調,“我不管你們是來干什么的,我負責守護這一方面的安定!”

  “你真夠不要臉的!”曲澗磊實在忍不住了。

  “搶奪其他人的變異結晶,見財起意殺人奪寶……你管這叫守護一方平安?”

  沒錯,面前這倆人還真的不是陌生人,正是那兩個曾經騎著雪地摩托的狩獵者。

  后來他倆還攔住過曲澗磊一行人,為了雪隱豹的結晶,曾經打算動手滅口!

  當時那種深入骨髓的無力感,以及隱約的絕望,曲澗磊至今都記憶猶新。

  “見財起意殺人奪寶?”男人聞言臉色一變,“我沒有……你別亂說!”

  “我冤枉你……憑你也配?”曲澗磊冷冷一笑,抬手向前一點,“鐵籠!”

  鐵籠是他參照白焰生的火籠改造設計的,目的就是囚拿對手。

  這個術法是他剛剛推算出來的,不是很成熟,也不是很拿手。

  但是沒辦法,趕路期間就是這條件,這還是那兩位大多時間負責駕駛和警戒。

  鐵籠一起,男人再蠢也知道撞正大板了,他抬手掐一個訣,“冰箭!”

  然而沒用,冰箭的攻擊力并不算強,哪怕是鐵籠尚未成形,修為上的差距客觀存在。

  看到冰箭勞而無功,男人大駭,“A級?”

  曲澗磊面無表情地看著他,這個自己曾經心生絕望的男人,眼下是一臉的駭然。

  不知道為什么,他完全沒有那種大仇得報的快感,反而是覺得有點意興索然。

  他沒興趣再多說什么,“你敢狡辯,我不光殺你,還殺你全家?!?br>
  在廢土,用家屬威脅當事人,其實效果通常不會很好。

  大家都是有今天沒明天,家人什么的……自己先活著才是真的,起碼將來有機會報仇。

  但是對方既然是B級戰士……那就例外。

  大多數的普通人家,想要成就終極戰士難度很大——都不用提資質,只說資產就是了。

  看看本特利就知道,原本是中產之上的家庭,自身資質也足夠好,還是被人冒名頂替了。

  至于想進階B級,那就需要更雄厚的資產了。

  黑豹為什么曾經一蹶不振?不是他家沒有實力,而是他前途無望了,都沒能力保住家產。

  所以這個冰屬性的B級戰士,身后應該有一個不太小的家族。

  家族給了他支持,他當然要回報,而不是為家族引來滅頂之災。

  鄭味方聞言就沉默了,他不敢賭對方是不是敢真的出手。

  沒有誰比他更清楚,A級戰士在中心城的地位了。

  對方既然是A級,就算殺了他,也不會有太大后果。

 ?。ㄈ?,求八月保底月票。)
超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忘忧草正在播放_老子午夜精品888无码不卡_一色桃子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