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書閣 > 誰還不是個修行者了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新的選擇與新的人生
  “已是下午了,陳兄?!?br>
  孟春秋轉身笑吟吟的看向他。

  這人衣著華美高貴,雖然滿地都是穿傳統服裝的行人,但也明顯看得出,他身上的服裝無論布料還是設計都不是路人身上的服裝能比的,衣袂飄飄,腰間還掛一塊青色瓶狀玉佩,仔細一看,哦,是瓶風油精。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标愂鏀[了擺手,“群主和無名兄呢,什么時候能過來?”

  “快了吧?!?br>
  “噢……”

  張酸奶則悄悄觀察著他和寧清,確認陳舒確實是陳舒,而不是由寧清操作著陳舒的身體模仿陳舒——現在她已經被這兩人搞得草木皆兵了,無論多離譜的想法,都可能從她心里冒起來。

  不對,不是被這兩人。

  是被陳舒。

  清清仍然是高貴純潔的,出淤泥而不染。

  張酸奶又觀察了幾下,這才大著膽子,出聲說:“你們兩個換回來了呀?”

  “是啊?!?br>
  孟春秋立馬疑惑道:“什么?什么換回來了?”

  其余群友也刷的一下將目光投了過來。

  一時間張酸奶懵了一下——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這群傻狗群友對這種事情的嗅覺怎么這么敏銳了?

  “沒什么?!?br>
  “啊對對對,沒什么沒什么……”

  兩人少見的達成了一致,卻讓一群群友更好奇了,但是他們看看陳舒,又看看張酸奶,再看看寧清,覺得自己也問不出個什么來,便也只能遺憾作罷。

  “玄貞師父?!?br>
  陳舒站在一棵樹旁邊,扣著旁邊的樹皮,對玄貞小師父說:“你現在脫單了嗎?”

  “……”

  玄貞小師父面對著突然投來的眾多目光,沉默了下:“說來遺憾,暫時還沒有?!?br>
  “我不是把我師妹介紹給你了么?”

  “那個關師妹是吧……”

  “是啊?!?br>
  “沒成……”

  “怎么沒成?我聽關師妹說,對你印象還挺好的啊?!标愂娌唤?,“而且關師妹也挺想談戀愛的?!?br>
  “說來慚愧……”玄貞小師父又沉默了下,表情變得憋屈,“她說她喜歡劍修,覺得劍修最帥,她問我可不可以在和她談戀愛的時候請一個劍修上身?!?br>
  “噗……”

  “庫庫庫……”

  “阿彌陀佛,造孽啊……”

  接著張酸奶又仰起頭,問道:“那我介紹給你的那個……我們學校之前的拉拉隊隊長呢?”

  “……”

  玄貞小師父再次沉默了下,面對著眾人的目光注視,覺得這些目光是如此灼熱,像是在燙他的臉,而他的表情也逐漸變得更加憋屈起來,許久才憋出一句:

  “她是個拉拉?!?br>
  “?”

  “這……”

  眾人的表情一下變得更奇怪了。

  “日!我說呢,她當時管我要了飛信后,怎么一直找我聊天,約我出去吃飯的?!睆埶崮陶f道,“我還以為她是被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結果果然被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br>
  “他們來了?!?br>
  “哪?”

  眾人全都扭頭看去。

  兩道身影由左邊走來。

  群主今日也是穿的傳統服裝,但是不如孟春秋繁復華貴,只是穿了一身長袍。在他身邊還有一人,穿著白色的運動鞋和黑色褲子、黑色羽絨服,普通打扮,中等身材,不出奇的樣貌,正是無名人士。

  眾人連忙迎上前去。

  陳舒笑著打招呼:“好久不見,看來一切安好?!?br>
  “我以為你死了呢!結果沒有啊?!睆埶崮虇柕?,“修為幾階了?”

  “無名施主還是老樣子?!?br>
  “阿彌陀佛,恰好,我們也都沒變……”

  “同燈法師說得對?!?br>
  “我……呵呵呵……歡迎無名師兄回來?!?br>
  許久未見,對無名人士這種人來說,是生疏和靦腆的充分理由。此時站在眾人面前,迎接大家的迎接,他難免顯得有些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站姿也總覺得別扭,但又能完全感知到大家的熱情和好意。

  沉默幾秒,他只回了一句:

  “好久不見?!?br>
  心意到了即可,語言無需糾結。

  群主則將他帶到孟春秋和姜來面前:“這個不男不女的,是我的親弟弟,叫孟子央。這個是姜來,是孟子央和青菜兩人的室友,挺巧的。他們倆前兩年才進群?!?br>
  “無名師兄,久仰大名……”

  “我、我是姜來?!?br>
  “你們好……”

  “別在這站著了,跟一群無所事事的混子一樣,走吧?!比褐骺戳搜鬯麄?,不由得皺了皺眉,也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這群人的畫面也越走越歪了,以前看著都還挺正經的。

  “你看我干嘛?”

  陳舒一臉莫名其妙,瞪著他說。

  “……”

  群主搖了搖頭,沒說什么,只是率先帶路,走向國賓館。

  現在沒到飯點,不過國賓館里什么都有,眾人找了一間茶室,坐下來喝著茶,聊著雙方這幾年的變化。

  群主說話說得最多,他將獨欽之行后,國內外發生的大事、眾人的機緣和變化都簡單說了一遍。

  陳舒、寧清和張酸奶遭遇海難遺落南洲,獲得晉升六階的機緣。應劫菩薩成佛,殺伐禁地的開啟。眾人七階之后在印記與神力的作用下,修為飛速增長。八階后南洲劫起,又前往南洲圍毆曹辭分身,被困兩月。甚至包括陳舒在武體會上擊敗張酸奶這種有趣的事。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覺得有趣。

  無名人士聽得很是感慨。

  原來大家變化這么大。

  原來發生了這么多事。

  原來大家已經八階了。

  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可是這樣一來的話,歷史的發展與那位神秘的秘宗前輩讓他“看到”的畫面中的軌跡就完全不同了。

  至于無名人士自己,就很枯燥了。

  在沙南市沉睡過后,秘宗前輩將他的身體和靈魂分離,身體封印于沙南市的沙漠中,靈魂則被抽出,鎮壓于藍亞境內離獨欽最近的那座禁地,使得他還活著,但靈海不再自然增長,天才病也因此停滯。

  同時有一塊本源殘片封入他體內。

  直到曹辭放出本源,將近完整的本源自動去尋找這塊殘片,葦神在他體內復蘇。

  眾人聽得一愣一愣的。

  “所以……”玄貞小師父停頓了下,目光閃爍,“葦神和應劫佛已將南洲的異世界力量鎮壓下去了?”

  “是的?!?br>
  “這不對??!”張酸奶說,“我怎么有種你才是天選之子的感覺?明明我才是??!”

  “確實有點像?!北娒钪T說。

  “阿彌陀佛,無名施主心善,又有天賦,命運自然會眷顧他,至于天選之子,大家不都是嗎?”

  “……”

  無名人士一時沒有說話。

  他心知不是如此的。

  按照原本皇室和秘宗前輩的安排,自己要么借助沙南市的數十萬生靈生機獲得新生,要么死在那里,這樣的人又如何稱得上是天選之人呢?

  又如何稱得上是心善呢?

  而最后神靈借助自己的身體復蘇,也不過是另一位秘宗前輩的安排罷了,至于目的,他也清楚。

  這時張酸奶盯著他,又問道:

  “所以你現在幾階?”

  “還是六階?!?br>
  “嗯嗯,不錯,小伙子繼續努力,再有幾百年,就追上我了?!睆埶崮谭判牧?,抱著茶杯飲茶。

  “某些人不要過于自大了?!比褐髡f道,“無名現在天才病已經好了,而且在靈魂被封印于禁地時,他的靈魂也是在被溫養著的。加上在南洲禁地時的神力浸潤,很快就可以晉升高階。并且葦神在他的體內復蘇,不僅治好了他的天才病,在這個過程里,對他的幫助也是很大的,以他的天賦,相信很快就可以追上來?!?br>
  “不是……現在治好天才病后,修行就沒有以前那么快了?!睙o名人士連忙解釋。

  “你現在有印記嗎?”張酸奶問。

  “什么……”

  無名人士愣了一下,隨即才反應過來,撩起袖子,給他們展示胳膊上的一個極具異域風情的圖案印記:

  “是這個嗎?”

  “差不多吧?!?br>
  “我剛剛才發現有的,以前沒有?!?br>
  “應該是葦神給你留下的?!比褐髡f道,“等你晉升高階,這個印記會向你源源不斷的提供神力,讓你的修行一下子坐上火箭,最終接葦神的班?!?br>
  “啊……”

  無名人士睜大眼睛。

  在原先看到的那些畫面里,雖然不清楚,且只有一個個片段,但他也知道,自己是沒有成為神靈的……在最后那一場戰爭里,自己沒有回來,也沒有打算回來。

  就算回來了,恐怕自己也沒有成神的資格。

  就像曹辭前輩一樣。

  這時旁邊響起了青菜的聲音:“不要糾結那么多了,既然回來了,就是一段更好的人生,好好過吧?!?br>
  無名人士忽然怔了怔。

  不知道他是否知道什么,但這一句話,卻著實剛好戳中了他的內心。

  是的——

  這是一段新的人生了。

  這段人生無疑要更好些。

  “到飯點了?!比褐髡玖似饋?,“咱們換個地方,邊吃邊聊……這次我可是請的平常做國宴的師傅,除了有些食材一下子收集不齊,其余規格都是按照國宴的標準來的,讓你們嘗嘗味道怎么樣。也紀念一下咱們群建群以來活躍用戶的第一次齊聚?!?br>
  “這個師傅我也吃過,怎么說呢,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比陳兄廚藝更好的人了?!?br>
  “這個師傅我沒吃過,怎么說呢,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比芋兒雞更好吃的菜了?!?br>
  “你們倆就尬吹吧?!?br>
  陳舒起身跟著群主往外走,路過無名人士身邊時,玩耍一般,笑嘻嘻的,打出一記沒有殺傷力的直拳,便算是額外又打了一次招呼,也沒有別的話,一切應該照舊才是。

  到了飯桌上,眾人擠滿一桌。

  一道道菜陸續上來。

  和陳舒之前吃的仿膳一個風格,頂級的食材,頂級的廚師,加上做得十分用心,因此有了頂級的菜肴,不過比起上次商業化的仿膳,這次的國賓館無疑是升級版,食材用得更好,做得也更加精細用心。

  但是還是老樣子。

  太過于精致,就少了煙火氣。

  廚師考慮的東西太多,不能重口味,不能太硬,菜里連骨頭都看不見,束手束腳,便也少了幾分意思。

  眾人仍然邊吃邊聊。

  陳舒和群主都是知道原先皇室和秘宗給無名人士安排的“治愈方法”的,但是兩人都默契的沒有提及。

  陳舒所知道的還要遠比群主多,但他也沒有提及另一個無名人士的另一個選擇,甚至裝作不知道——既然面前的這個無名人士已經做出了新的選擇,這就該是一段全新的人生才是。

  清清當時沒有顯出真身,也沒顯出真聲,不也抱的這個想法么?
超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忘忧草正在播放_老子午夜精品888无码不卡_一色桃子在线播放